墨神的凡龛中标签为“返乡”的日记

如此陌生的新环境,有些不适应呢,一些反思。

今次回家因年龄产生n多误会和趣事。

一时心血来潮,翻出厚厚的相夹,举起手中数码记录下一些颇有纪念意义的老照片。
说心血来潮不如说思念某个人来得确切,伴着蔡琴的歌声,放任思绪任意的飘--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就像一张破碎的脸……让一切走远……到如今年复一年我不能停止怀念,怀念你,怀念从前,但愿那海风再起只为那浪花的手,恰似你的温柔~

虽然范玮琪知识女性的形象尚可,但她的歌却听的不多,除了一首《那些花儿》。比起朴树的,更喜欢范范的版本。每次返乡总想偶遇多年未见的朋友,期待着荧幕中戏剧性的重逢,亲切聊起压箱底的往事和泛黄的童趣,可是每次回来都那么匆匆,匆匆而未赴的聚会,匆匆的见面寥寥的谈话,匆匆的路遇,匆匆的照面竟然没记起彼此的姓名。尤其是这次,看着街头少年人,不禁想知道我的同龄人都去了哪里?

记得西安上车一新新人类的酷哥刚好站在我们座位不远,黑面长发怪异的挂饰,黑色印满骷髅的大行李袋,还背着一把吉他。最初总以为其人摆酷,嘴边刁根火柴棒,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打的洞洞挂黑色小钢珠一粒,顿生鄙夷,因为细看似乎耳鼻之上还有数个,真是花钱找罪受,何苦呢?谁料报应来的这么快。

列车严重晚点,使原定的转车计划不得不调整。于是又在我最讨厌的小站转车了。急忙忙下车,不得不出站,重新买票,无坐,祈祷上车能混个“根据地”。漫长的等待中,大口嚼零食,小口喝水,眼睛警惕的环视四周,真希望遇着个眼熟的同路人。等车的候座也因环境原因一换再换,最后终于相上了一个学生模样同路的女生,凑到了她身边坐下(怎么听来象图谋不轨之人),才略微安心。
看她帮令几个人买站台票,帮忙咨询他们转的那趟车,听热心的孩子呢。呵呵。坐定,聊了起来。问她是从T52下来的吗?对了味,话匣子打开了。她问我在上学吗?我咿咿呀呀,问她也闪烁其辞,后来才神秘兮兮的告诉我,她是学神学的(好像是南京神学院吧)。顿时,我的胃口被吊起来。

路遇外出打工的大叔,上车时千番抱怨在外SH市多么不习惯,物价贵,蚊子多,工作辛苦,老板苛刻,就算工资高也无心留恋,比起在家乡自成小老板,如今的高薪打工仔让他两个月瘦了十公斤。这种心情相信很多离家的游子都有体会,尤其是初到某地人生地不熟,气候环境都不适应时。

最新发布

Day Day Up:陈与义《临江仙》
浅浅教学需要,继续复习古代诗词。 这是教会浅浅的第一首词。从小小姑娘的口中说出"…
Day Day Up:诗经·卫风·伯兮
 朗朗上口,韵律优美,许多名句耳熟能详都出自《诗经》。遗憾却未认真的学…
馆中窥宝之:百衲本二十四史(1933)
图书馆的宝贝很多,我会慢慢发觉,一一了解,合适的时机就会同大家分享、展示。今天的…